Feb 13

豆豆两岁 不指定

妈妈 , 10:30 , 杂七杂八 , 评论(0) , 引用(0) , 阅读(6947) , Via 本站原创 | |
2013.02.13 周四

今天,豆豆两岁啦。

12年3月25日,我从狗主人手里接过豆豆时,人家告诉我它40天大,我回家捧着日历数了两遍,最后都是定格在2月13日这个日子上。然后我宣布豆豆的生日是2月14日,理由是狗主人记错天数了。

我更愿意相信豆豆是选择2月14日这天来到这世界,和我们来一场美丽的约会的。

初来时的豆豆怯怯的,

但是掩不住它的顽皮本性啊。


有豆豆的日子虽烦恼不断,


但是,欢乐更多。




(留空,照片)留给各种快乐



豆豆的身体一直棒棒的,从未给我们找过麻烦。

13年9月起,随着刘甜甜升入四年级,我的压力陡增,来自多方面的。

13年8月份起,原来每天都来的阿姨因为家里添了孙子再不能来给我帮忙,我无力再找,便自己接了下来。

工作、全套的家务、刘甜甜的教育、豆豆的生活……家里家外,压力很大,心情很糟(现在想来,这些不该是心情很糟的理由啊,但那时心情就是糟了),直到11月底,心情糟到极致,觉得无比劳累。

豆豆便是我的减负运动中的一项。

豆豆的生活一直是我在料理,爸爸看似也帮忙,但他一直以帮忙而不是以分担的姿态在做事,对豆豆的厌烦从不加掩饰地及时跟我表达出来。我内疚我给他带来的麻烦。可我没有更多的时间和力气来管豆豆。

公司的生产基地在公司本部40公里之外,那里的门卫原来养的看门加陪伴的狗被人偷了后还打电话问“你家的狗要送人的还送不送啦?”,我回绝了。

因为有一次我去那里的时候,看到一只小狗跟在门卫后面溜达觉得很好玩,我就顺嘴跟人开玩笑:“师傅,我哪天送你一条大狗啊。”——结果,师傅当真了。

我顺嘴是因为我在豆豆不乖的时候老是吓唬它:“你不听话是吧?哪天我把你遗弃。”我还曾经开玩笑,被遗弃过的狗再回来会变得可乖呢。为此,我还想哪天把豆豆放在哪里养几天,做成遗弃再接回的样子,让豆豆早日天使。

结果,这些后来都变成了现实,除了豆豆变天使。

13年12月初,南京连续雾霾锁城,早晚遛狗由锻炼变成了吸霾。

豆豆从不在家大小便,怎么都要忍着送到外面去。于是,早晚的运动顺带送大小便变成了一出门就大小便,完事就回家。

阴冷潮湿加雾霾到不可以开门开窗的天气,家里不便天天拖地,豆豆自然也不能在家里乱走动,因为爸爸嫌家里狗毛多,豆豆除了大小便的时间,其它时间便被关在笼子里。爸爸还不能忍受家里的狗味重(不能开窗透气嘛),于是笼子便被移到了楼下的储藏室。

于是,我做方案:豆豆送加工地,那里天大地大,爱狗的门卫师傅有伴,豆豆可以自由奔跑。这边无论是我还是爸爸,都解放了。爸爸不用雾霾天遛狗,我也不用听抱怨了。

13年12月4号,我拿起手机拨通集团内部电话:“喂,马师傅,我家的狗送你你还要吗?”

那头是无比欣喜的声音:“要的要的,感谢感谢,现在狗到哪里了?”

“狗还在我家里,我就问问你还要不要的,如果要的话等哪天大车来我让大车给你带过去。”

12月5日,生产地的大车来本部,办完事到我家带狗,但是豆豆看到那几个人就发了疯地叫,那几个人害怕,暂且作罢。

没有送成,咬牙再坚持,因为那两天仍然雾霾。

12月9日,马师傅自己跑来了,带了一辆小面包车。

有了上一次的经验,这一次我把储藏室的门打开,把豆豆拉出去绕小区巡逻,马师傅趁这个时间把笼子抬上车,等我拉着豆豆回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准备好了。

我拉着豆豆绕小区走的时候,看豆豆欢乐的样子,我还想,这或许是最后一次拉豆豆在这里散步了。但想到马上到手的轻松,我都没有心酸一下。

到车子边,我对豆豆说“进笼子”。

这简单的口令平时豆豆都是立即执行的,动作利索漂亮,不加犹豫。

今天,豆豆看了看车里的笼子,又看了看我。我第二次跟豆豆说:“进笼子”。

豆豆闻了闻它的食盆,然后跳进了笼子。

我顾不得把手里的系在豆豆脖子上的绳子拿下来,直接扔进笼子后把门关上就掉头往储藏室方向走,不敢回头。

身后传来豆豆一声叫,然后再没了声音。

我把储藏室的门带上再回来的时候,看到面包车还没有走,就偷偷伸头看,一下就看到笼子里的豆豆别着耳朵缩着脑袋一付憨厚可怜的样子,当场泪奔。

我以为我不会哭,我以为我不会有力气哭,我以为我的心情就象这发霉的天气,想哭也哭不出来。

可是豆豆那样子却让我止不住地哭。

面包车走了,我坐到车里尽情地哭。

哭完平静一下心情,回公司。到公司后见人还能微笑,可是同事一句“豆豆真送走啦?”让我瞬间泪涌,再顾不得装。

这样,豆豆我亲手抱回来,又让我亲手送走了。

豆豆初到加工厂的时候我都不敢去加工厂,我怕豆豆见了我影响了它跟门卫师傅刚建立的感情。门卫师傅对豆豆的好不用怀疑,认识他的人都说他养狗像养儿子。有好东西宁愿自己不吃也要先给狗吃,不肯给狗吃剩饭剩菜,都要去食堂打新鲜的饭菜给狗吃。

一天,有人告诉我,一早她看到老马手里拎着早点就问:“老马,你买了几个小笼包子?”  ”八个。“  ”八个啊?那你吃几个,狗吃几个啊?“

老马说:”我不吃哦,全是狗吃。“——豆豆饭量大。

还有一天,有人跟我开玩笑:”老马现在天天给豆豆买烤鸭吃,老马一个月就那几个工资,你自己看着办。“

过了差不多一个月吧,我第一次去看豆豆,豆豆欢天喜地地迎接我,对我又搂又抱,亏了我备了一件长大褂的工作服,便接受了豆豆的热情拥抱。

第二次去看豆豆,是春节前,刘甜甜放寒假后。我答应刘甜甜期末考试后带她去看豆豆的。

去的那天天气还算好,周六,大家不上班的日子。

去的时候老马不在,我自己开了电动的大门然后把车开进了厂区。刘甜甜下车就把豆豆从笼子里放了出来。豆豆使劲摇着尾巴蹭刘甜甜,一反以往的一出笼子就朝对面跑(对面工厂的门卫有两只放养的狗),带着刘甜甜往它的地盘----车间跑。因为周末休息,车间的门是关着的,我跟上去把门打开,豆豆便摇着尾巴带着刘甜甜在生产区和办公区各跑一圈,那是它平时的活动路线。出了厂房,又带刘甜甜参观车间外面围墙里面的荒草地,那也是它平时巡逻的地盘。那样子,真是好玩。然后,它一头冲了出去,冲向了马路对面的工厂,在对面工厂溜达一圈又跑向更远的地方。刘甜甜去追,它看刘甜甜追它就再往前跑,还跟以前一样。后来刘甜甜一跺脚:”豆豆,我回家了。“说完往回跑,豆豆便掉头追回来了。我指着笼子对豆豆说:”进笼子。“豆豆看看我,一屁股坐地上,坐得很直,就是不肯进,我抓着它的脖子毛把它拖进了笼子。豆豆不喜欢被关在笼子里。

一会儿,老马呼吃呼吃地蹬个自行车赶回来了。说是对面门卫给他打电话,告诉他豆豆又跑出来了,把他急得不行。一看豆豆又在笼子里问是怎么回来的,我说它自己跑回来的,老马心砰砰跳,说他平时不敢放它到外面去,怕它不回来被人偷了。

然后我看到,老马买回来的烤鸭,豆豆吃肉他啃骨头。然后我知道,晚上睡觉,豆豆睡床尾他睡床头,睡觉前还一起看个电视。然后我听到,老马没事就和豆豆说话,豆豆看着老马傻笑。

老马对豆豆无限满意:”这个狗有灵气,它聪明。“指着床,”晚上它睡这头我睡那头,我们一起看电视,它个子大,有时占的地方大了我就说,豆豆,你看你都压到我的脚了,我的脚都不好伸了,然后它就让让,诶,它能听得懂。“

喜欢亲近人的豆豆,没有伴又无限喜欢狗的老马,说不清他俩谁更幸运。

他俩,谁幸运我都高兴。更何况,现在他们都幸运。

豆豆在老马那里,我真是没有什么不放心的,临走跟老马讲,不能给豆豆多吃,它能吃,要控制着点,老马心疼:它要吃就让吃,不能控制。

原先老马看豆豆那么大的个子以为豆豆好几岁了,我告诉老马豆豆才一岁多,老马说:“哦,那还小着呢,像个小孩子呢,怪不得那么厌(=调皮)”。此后,对豆豆更宽容了。

今天,豆豆两岁了。不知道老马知不知道呢?

本来我准备今天去看豆豆的,以工作的名义(嘿嘿),但是一早小雪纷飞,想到交通状况,作罢。

巧的是,明天工作上还真有事要过去,那明天我就带个小蛋糕去看豆豆。

我跟豆豆的约会还是在2月14日,得意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