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 24

2012-09-24周一

(一)流浪狗

今天妈妈到学校门口,没看到伸头张望的刘甜甜,便停车熄火,下车寻找。

走不多远,看到刘甜甜蹲在地上,手在抚摸一只黄色的小狗。那狗猛一看,有点象黄豆豆小时候。待妈妈走近细看,这小狗,跟黄豆豆小时候相差甚远。这是一只流浪狗,有着流浪狗的所有特征——肮脏,瘦弱,有皮肤病,还瘸着一条腿。

看刘甜甜在轻轻抚摸它,妈妈的第一反应是要如何说服刘甜甜不要收养它。

果然,刘甜甜看到妈妈,第一句话便是:“妈妈,我们收养它吧。”

刘甜甜的同情心固然需要妈妈去保护,但妈妈想到更多的是,妈妈要保护刘甜甜的健康,还有黄豆豆的。妈妈的力量有限,这只流浪狗,妈妈真的顾不了。

妈妈跟刘甜甜说:“你先不要摸它,它的身上有细菌,还有病菌。你这样不仅对它没有帮助,万一细菌碰到你身上就麻烦了,如果你带回家传染给黄豆豆了,那就糟糕了。”

刘甜甜缩回了手,仍然要求收留流浪狗,并且告诉妈妈,她给小狗的名字都起好了,叫“小黄”,就是小黄豆豆的意思。

妈妈头疼,开始编故事:“我们不能带走它,万一它的主人找来了,找不到它会伤心的。”

刘甜甜肯定:“它是流浪狗,没有主人的。”

妈妈隐约觉得机会来了,问:“你怎么知道?”

刘甜甜:“大家都这么说。”

妈妈:“那也不对,大家都没见过它的主人才这么说的。万一这会儿黄豆豆跑出来,没有人认识它,也会把黄豆豆当成流浪狗的。”

然后妈妈开始转移刘甜甜的注意力:“你赶快找个地方洗个手吧,黄豆豆还在家等你呢。”

刘甜甜站起身回学校洗手去了,等再回来的时候,这只狗也不知道跑哪儿去了,刘甜甜被妈妈顺利地带回了家。

(二)作文

刘甜甜上车,高兴地告诉妈妈:“今天我没有语文作业。因为我要写作文。”

这好像是没有因果关系的两句话诶。

刘甜甜继续:“在老师说今天谁不想做语文作文啊,所有的人都举起了手。然后老师说不做作业可以,但要写一篇作文,就有好多人把手放下去了……哈哈,可好玩了……还有啊,不是有课外兴趣班嘛,其中有‘中外动画电影赏析’,老师说选这个的也要写作文,然后就有好多人不选了,把选上的也改成叉了,哈哈,真好玩……因为我一直把手举着,最后老师选了我。一个班只有两个,都是老师选的,代表班级参加比赛,还有一个是我同桌……”

这思维跳跃的。妈妈帮理一下:因为班里要选出两个人去参加作文比赛,所以在班级里以自我报名加老师筛选产生。作为鼓励,写参赛作文的孩子可以不做今天的语文作业。最后,刘甜甜和其同桌两人当选。刘甜甜觉得她能当选的主要原因是“我一直把手举着”,隐约地也感到自豪“一个班只有两个,都是老师选的”。刘甜甜觉得“听到写作文就把手放下”是件好玩的事,并由此还想到另一件好玩的事,就是让大家选课外兴趣班时,大家都对“中外动画电影赏析”感兴趣,当听说选这个要写作文的时候,有的就在已经打过勾的地方改成叉了。

妈妈觉得,写作文对刘甜甜来说,不是难事。一篇作文,在刘甜甜笔下,洋洋洒洒的,经常还有刹不住车的感觉。但,实话实说,这作文也就刘甜甜的水平。

刘甜甜,没有写作技巧,有的只是写作的热情,和分散的思维。不过,妈妈常常觉得刘甜甜的作文,很可爱。比如,昨天写“秋天的小区”,刘甜甜写了金色的银杏叶和红色的枫叶,写了黄色的桔子和红色的石榴,还写到了桂花香,在写到黄豆豆踩到梧桐树的落叶上会发生咔咔的声音后,忽然转写,秋天了,黄豆豆也掉毛了。

今天,刘甜甜带回来的作文,是妈妈都不喜欢写的作文。

当刘甜甜坐上桌子,郑重跟妈妈说明“今天我要写的作文,不是写在一张白纸上交上去的,而是写出来然后请家长打出来,明天拷给老师的”的时候,妈妈就感觉,这作文,跟时事有关系。

果不其然,妈妈打听到的作文题目,叫《喜迎青奥会,当好小主人》。

然后妈妈继续打听:“妈妈要做的就是把你写好的作文,在电脑里打出来,用U盘给你拷好就行了,老师没说要家长修改吧?”

刘甜甜:“嗯,没说要家长修改。”

哦耶!妈妈松口气。

然后,妈妈就听到刘甜甜提问:“什么是青奥会啊?”继而提出解决方案:“让我们来谷歌一下。”——刘甜甜首次弃百度选谷歌。

现在,刘甜甜就坐在妈妈的对面,认真地写着作文,偶或停下来查字典,然后再写。普通的作文本,已经快写满三页了,还没有要写完的意思。妈妈也期待,刘甜甜准备当个什么样的小主人呢?

(三)边听英语边作业

刘甜甜自开学来,只要写作业,不管哪科的作业,边上的复读机里必放着英语磁带,英语书的配套磁带,声音还放得不低。

妈妈就奇怪,一边叽叽哇哇的英语声,一边做作业,不干扰吗?

可刘甜甜就一付享受的样子。

妈妈也不好说什么,事实上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心想,这和有些人一边听音乐一边做事的原理差不多吧。

可妈妈就学不会一边听音乐一边做事,总觉得那是干扰。妈妈一定是做事就是做事,听音乐就是听音乐,连边听音乐边看书也不会,妈妈开车时,也很少开音乐。

可刘甜甜这样,妈妈也就先顺应刘甜甜自己的感觉吧。

Sep 24
2012-09-23周日

刘甜甜的成长记录,快要被妈妈记成周记了,前面几篇不是在周六记就是在周日记的。

一周一记还算好的,但愿后面不要发展成月记,或季度刊,严重的就成年鉴了。

这一周里,刘甜甜和妈妈吵了两次架,考了三次试。

这一周里,妈妈和刘甜甜吵了两次架,受了一次伤——溜黄豆豆时,被黄豆豆拉了一屁股墩,结结实实的。

两次吵架均是为作业。一次是看漫画书看得入迷,都快要到睡觉时间了还有作业没做,妈妈火起,两人吵了一架。一次是刘甜甜不是吃东西就是跟黄豆豆玩,妈妈老是催刘甜甜做作业,刘甜甜有如神护般无动于衷,终于让忍无可忍的妈妈动了手。

愤怒总是由愚蠢开始,以后悔而终。妈妈记不清这是谁说的话了。反正这话用在彼时的妈妈身上,特别合适。

平静下来的妈妈,才想起了老办法,给刘甜甜时间,让她自己安排,时间到了,该干嘛干嘛,就是不给再做作业。

三年级的刘甜甜,作业好像要比二年级时多一点。而刘甜甜做作业时又不时地看看黄豆豆,或者看两页课外书。妈妈看着着急,会不断地提醒刘甜甜赶快做。妈妈是想刘甜甜做完作业,还有时间下楼玩或者溜下黄豆豆,总之,留点时间来运动就是。

显然,刘甜甜和妈妈之间没有灵犀,而且因为妈妈的母鸡行为让妈妈和刘甜甜之间有了矛盾,为解决矛盾,妈妈霸气地动用了武力。——这霸气,显示了妈妈的技穷。

妈妈不能确定,刘甜甜适合放手的鹰式教育。

关键的是,妈妈也不是老鹰,妈妈咬牙不管刘甜甜,可眼睛从没离开过刘甜甜,说到底,妈妈还是母鸡。

这一星期里的三次考试,让妈妈觉得刘甜甜不太像小鸡。

这一星期里,语数外各考了一次。语文成绩没出来,数学96+2,英语100。刘甜甜的语文因为有阅读打底,一直不差。数学一直在95分以上,但是也一直考不到满分的。英语成绩,不差。

刘甜甜的成绩尚可,这个感觉是同学妈妈跟妈妈谈起孩子考试时,妈妈感觉出来的。感觉里,同学的妈妈普遍较关心孩子的成绩,平时也管得比较紧,而且,越来越多的孩子上起了奥数类的课外课。这些紧张的妈妈,管出来的孩子,只成绩上看,跟刘甜甜也差不多,不时还考不过刘甜甜,于是,会出现有的妈妈来跟刘甜甜妈妈聊教育刘甜甜的话题。

可刘甜甜的妈妈,每天都在为吃饭睡觉和运动的事和刘甜甜较劲。

按说,这样的刘甜甜,可以让妈妈偷个懒了。可是,妈妈一直不能做到,放手到希望的高度。

这次数学成绩96+2的意思是,正常100分里,刘甜甜得了96分,附加题10分里刘甜甜得了2分。这附加题共3题,刘甜甜做对一题。没做出的两题中,一题是逻辑推理题,刘甜甜其实推对了八成,因为觉得不对,全擦了。还有一题,是考的有加有乘混合运算时的先后顺序,刘甜甜按谁先来就算谁的原则算的,这不符合先乘除后加减的四则运算规则。

虽然妈妈觉得这题出的一点水平都没有,但妈妈还是耐心地跟刘甜甜讲了四则运算规则,帮刘甜甜订正了这一题。

这不就是典型的后面的知识提前拿来考吗?考什么呢?考谁提前学了?奥数的奥,在妈妈看来,更多的是奥妙的奥,此中奥妙多数还是提前学,有意思吗?

有没有意思的,刘甜甜得去适应。妈妈也是。

妈妈想,妈妈自己去教刘甜甜奥数,真正有意思的奥数,那种纯的提前多少年的达不到刘甜甜理解的东西,我们真正放过。

但愿,妈妈,能够,做到。

PS:不止一个妈妈打听英语考试的听力问题,因为这次英语考得不好的,或者妈妈认为孩子考得不够好的,全是在听力上被扣分了。妈妈被问到的时候真的什么都说不出的,因为刘甜甜是100分,没有要订正的,妈妈什么都没看,什么都没问,签了大名,还理所应当地认为班上100分的孩子一大堆。事实好像不是这样的。由此,妈妈觉得刘甜甜的听力还不差。
Sep 15
2012-09-15周六

陪伴了刘甜甜整四年的钢琴课,终于还是停了。

刘甜甜依然是愿意上课,不愿练琴。

而妈妈,一不愿每天跟在刘甜甜身后提醒刘甜甜要练琴,二不愿拿个棒子逼刘甜甜练琴,三不愿钢琴给刘甜甜,尤其是妈妈自己,带来额外的痛苦的负担。

于是乎,在妈妈给钢琴老师打了一个电话后,刘甜甜的钢琴课就正式地停了。

刘甜甜练琴,爬到钢琴上三五分钟就下来了。妈妈想知道这三五分钟能练出什么来呢,于是,就坐在沙发上看。有妈妈在旁观看的刘甜甜还是愿意练琴的,只不过,每三五分钟就会回头无声地看妈妈。妈妈被看到崩溃,刘甜甜虽是无声地看啊,可身体语言却无比明显:妈妈,你觉得我弹得怎样?可以下来了吗?

妈妈不愿违心地说好,你就练到这儿吧,妈妈也不愿厉声说不好,你要继续练。因为这话已经说过太多遍,好与不好的,刘甜甜,比妈妈清楚。

让妈妈过不去的,还有钢琴老师的认真。近70岁的无比认真的钢琴老师,不仅每次上课前都要求孩子认真地向老师问好,还要求孩子对父母亲有礼貌,他看不得孩子有任何欠礼貌的行为。在上课的时候,老师对自己的要求比对学生还严呢。妈妈真正见识了什么叫一丝不苟。在这么认真的老师面前,油条的刘甜甜常常让妈妈觉得无法面对老师。

妈妈曾觉得,让刘甜甜在学钢琴的同时,还能见识如老私塾先生般的老师,是刘甜甜的幸运。可是,刘甜甜竟没有这等福气。

晚上,在安静的书房里听隔壁传来的《致爱丽丝》,妈妈也不是不羡慕。但,妈妈认了。

刘甜甜就是一辈子也弹不出《致爱丽丝》,又如何?

妈妈一直都不愿因为钢琴和刘甜甜怒目相向,如果这样,这将是一个长期的过程,这个过程中的感受铁定会深深地印在刘甜甜的心里,也铁定会影响到和妈妈的感情。确定。

妈妈小时候,外婆对妈妈分外严格。严格到妈妈有话都不愿跟外婆说,严格到妈妈想机会远离外婆。

现在的妈妈,真的实现了自己的愿望。

到现在,妈妈遇事还是不愿跟外婆多说,这仿佛已成了习惯,不跟外婆说私话已经很多年。

远离外婆生活的妈妈,虽然常常觉得孤独,但如果可以重来,妈妈仍会选择远离外婆。

妈妈,不想刘甜甜长大后,也象妈妈这样。
Sep 9
2012-09-09周日

刘甜甜开学一星期了,这一星期里,妈妈送了三次东西,分别在星期一,星期二和星期五的早上。

咬着牙攒着劲儿想修理刘甜甜的妈妈,接到刚进校门的刘甜甜的电话,居然一点脾气都没有,认真地按要求回家拿东西并限时送达。

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妈妈觉得刘甜甜这一星期里,做事的态度很好,一直在努力适应中。

虽然做事仍然不知道做很好的安排,想起一件做一件,但刘甜甜在认真地做。

休息时间也调整得很好,晚上时间一到就自己洗澡上床睡觉,早上妈妈一叫就能马上翻身起床,要特别表扬的是,情绪一直很好。

疯了整整一暑假的刘甜甜,做事有点打愣,速度不及以前,无论是生活上的自我服务,还是学习上的听说读写。

生活上的还不太明显,妈妈只发现刘甜甜早上起床,挤牙膏前会看着牙膏发个小呆。

学习上,还是挺明显的。写字速度慢了,有些字有点提笔忘字的感觉,数学口算上,能把27/9=4了。

不过,妈妈觉得这些都不是问题。

林语堂说:“一个人一生出发时所需要的,除了健康的身体和灵敏的感觉之外,只是一个快乐的孩童时期——充满家庭的爱情和美丽的自然环境便够了。在这条件之下生长起来,没有人会走错的。……童年时这种与自然接近的经验,足为我一生知识的和道德的至为强有力的后盾;一与社会中的伪善和人情之势利互相比较,至足令我鄙视之……”

这么看来,快乐的童年,于一个人一生的幸福感至关重要。妈妈喜欢这样的观点。

最近妈妈在看林语堂的《人生不过如此》,喜欢,摘录一下。
Sep 1
2012-09-01周六

今年,众所周知的9月1号开学日,是星期六,于是,成了今年的新学年的报到日。

今天,刘甜甜结束了完全放松的,完全自由的,毫无任务的,缺乏监督的快乐暑假,到学校报到去了。

今天,刘甜甜是三年级的学生了。

这个三年级的新生,今早在睡梦中被妈妈喊醒,然后夸张地嘟个嘴换衣服。

这么故意的行为,让妈妈多少感到有点莫名其妙,追问之。

新生说:“谁都不喜欢开学,谁都喜欢放假嘛!”

妈妈想到小时候,大人们也是用吓唬的口气对妈妈说,要开学了,好日子过完了,要去受苦了之类的话,甚至还有人说逗,说什么假太短了,孩子不够玩什么什么的,这给了妈妈莫名的期盼,想着大人们既然这么想,哪个人出面来拯救一下我们小孩就好了。那个时候的外婆总是笑笑,回到家后会跟妈妈说,那些大人都是逗你玩儿呢,说的不是真的,你不能当真的,人总归是要做事的,该做什么就应该好好去做。这道理妈妈明白,但那一刻还是很痛苦,一种好日子过完了马上要受苦的痛苦。——心里暗示的力量啊。

一直,开学季到来的时候,妈妈会提前跟刘甜甜说,马上要开学了,又能见到同学和好朋友了,又能见到老师了,不知道他们都有什么变化呢,开学了,又能拿到新书了……叭啦叭啦一通,这么说,刘甜甜会很开心地期待开学。

但,今年不是。

今年的暑假,真的过得很特别。刘甜甜是,妈妈也是。

这个暑假,刘甜甜共背了三首唐诗。都是因为惩罚而背,一次犯错误后,妈妈罚刘甜甜背一首唐诗,另一次犯错误后,妈妈罚刘甜甜背了两首唐诗。更多的时候犯错误,妈妈没空去管。

让妈妈惧怕的晴晴妹妹的到来,直接断了妈妈要修理刘甜甜的念想,因为修了也白修,妈妈又不能象修理刘甜甜那样去修理晴晴妹妹,光修理一个一点用都没有,还会招致对刘甜甜解释不清的为什么。

妈妈让刘甜甜尽情放肆,却内心阴暗,打算把外婆和晴晴妹妹送走后,关起门来和刘甜甜算总帐,算完好开学。

刘甜甜不负妈妈所望,放肆到前天晚上跟妈妈吵架后离家出走。——换鞋到楼下,然后抬头仰望家里的灯火,时间长达近一小时。

刘甜甜换鞋欲下楼,爸爸妈妈淡定,看都不看。

刘甜甜换鞋欲下楼,外婆急得狠不能也换鞋下楼,被妈妈制止后改成从窗户往外跟刘甜甜对望。稍刻,派晴晴妹妹悄悄下楼想把刘甜甜偷偷带上楼,刘甜甜没肯。

妈妈那个时候的肺啊,胀得该是多大啊,终于忍无可忍地冲外婆发了一通火。

那一刻,这场由刘甜甜晚饭桌上对爸爸妈妈说话的轻慢态度而引发的,妈妈对刘甜甜的教训,彻底演化成了一场家庭闹剧。

在中国,教育何其难啊。

最后,刘甜甜被隔壁的阿姨看见,先是要带上楼送回家,刘甜甜不肯,阿姨还老惦记着,过了一会儿,又下楼把刘甜甜带上楼送回家了。好心的阿姨。

刘甜甜被送回来的时候,外婆开的门,赶紧地小心地悄悄地把刘甜甜护送到饭桌上,塞到椅子里,刘甜甜是晚饭半途中离家出走的,晚饭还没吃完呐!

妈妈那个气啊,从房间冲出来,要求刘甜甜站出来,先跟爸爸妈妈道歉,然后去洗漱,再去反思,晚饭嘛,今晚的就不要吃了。

罚掉晚饭,完全是做给外婆看的,本来是想不到要罚晚饭的。

妈妈小时候,外婆对妈妈多凶啊,妈妈做了错事后,想到外婆都能发抖,在妈妈上了初中后,不知道为什么,外婆忽然地就不再对妈妈凶了。

是非观那么强的外婆,对妈妈的教育那么强的外婆(妈妈小时候真的相信,妈妈若碰了人家一针一线,回家后手会被外婆剁掉,可事实上,从小妈妈就是一个乖乖女啊),在刘甜甜和晴晴妹妹面前,怎就这么一付表现呢。气的妈妈把对外婆的气,加倍地惩罚在刘甜甜身上。

今天下午,妈妈将把外婆和晴晴妹妹送回家。

妈妈期待,我们一家三口加一狗(也给教坏了),尽快恢复正常的,清静的日子。

虽然以前每次外婆离开的时候,过现成日子的妈妈都怅然,接下的又要自己打理的日子要怎么过,但是这次,妈妈的信心比以往要足,觉得在妈妈付出足够辛苦后,妈妈期望的日子会来的。

妈妈从未羡慕过人家有老人帮带的生活,妈妈就是觉得,就应该是各人过各人的日子,刘甜甜就应该是爸爸妈妈带大,该是妈妈的事,妈妈都能承担。

开学季,鼓励的话,妈妈写给自己。开学后,无论工作多忙,妈妈都尽快带刘甜甜过上正常的生活。

刘甜甜,欠修理。妈妈会把刘甜甜修理到正常的状态的。
分页: 9/28 第一页 上页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