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 18
2014.01.18周六

妈妈在昨天还在肯定刘甜甜和她的寒假作业完成计划互不啰嗦的呢,今天,刘甜甜的寒假作业完成的已经超过一半了,妈妈的眼镜真的要掉地上的感觉了。

昨天刘甜甜第一天一个人在家,中午爸爸回家陪刘甜甜吃完中午饭还陪刘甜甜用一个装冰柜的大纸箱子做了一个小房子,整个下午刘甜甜就忙着装点这个小房子来着。这个小房子有门有窗,外面有手工纸花,里面贴有画,还有吊灯。

昨天,刘甜甜做了9页的寒假作业。

今天早上和妈妈赖床的时候,妈妈告诉了刘甜甜她的语文成绩,然后两人在床上聊了小半天后起床,吃过早饭后刘甜甜就跟妈妈出门各种奔了。

因为要过年了,妈妈趁着一切还都正常的时候把要办的事赶紧办一办。

几件事一办就到下午3:30了。

回到家妈妈是坐着喝了一杯咖啡后就把自己调到发呆休整的程序了,人坐在餐厅的椅子上没力气动了,真是累啊。

刘甜甜也陪着妈妈喝了一杯甜咖啡后就到书房做寒假作业了。

等妈妈有力气到书房看刘甜甜的时候,看到她正好做到整本寒假作业的正中间,因为妈妈一眼就看到了那表示一半量的两颗订书钉。

妈妈没有打扰刘甜甜,等妈妈再进书房的时候,妈妈看到刘甜甜已经翻页了,那个订书钉被翻到前面去了。

就这样,刘甜甜做到爸爸下班回家按门铃才不情愿地出来给爸爸开门,开完门又准备回去继续写作业时被妈妈叫住了,妈妈叫刘甜甜不要写了,跟爸爸玩一会儿,刘甜甜跟妈妈宣布:我的数学就剩5页了。

语文已经完成了。

这一次,大概能够确定,妈妈真看走眼了。
Jan 18
2014.01.18周六

刘甜甜期末考试的语文成绩出来了,89分。

特别吃亏的分数,与90分仅1分之差,但就是被划进了80多分的行列,与90多分的一档比起来,感觉是10分之差。

刘甜甜在考前还信心满满地总结:我语文从没有低于90分的……

妈妈小心地语气温柔地跟刘甜甜分析:你的分被扣在了你的大意上,比如在写看拼音写词语上,明明知道不对你还老喜欢用同音字代……

刘甜甜点头。

妈妈说:在短文分析上,你回答问题喜欢往简单里写,尽量压缩句子长度。过于简单的回答也会被扣分。

刘甜甜点头。

妈妈说:书面整洁也很重要,没有想好就下笔,写错了就涂涂改改的,最后因为书写不清楚被老师误会了你的答案被扣分也是有的。

刘甜甜点头。

妈妈知道,妈妈这时候不能去说这些话妈妈平时都念叨了百八十遍。

妈妈说:知道了这些,那平时在写作业的时候就要注意改正过来,下回考试就不会被扣冤枉分啦,该你会做的你都会得分的。妈妈知道你也想得高分……

后面的话妈妈都没来得及说出口,刘甜甜的眼泪就如断线的珍珠滚滚而落。

这是刘甜甜第一次为考试的成绩流泪。

89分的成绩在刘甜甜的意料之外。

分儿分儿,学生的命根儿。

像咒语一样,缠着这些尚且年幼的孩子。

本该阳光般天真烂漫的童年啊,现在却享受着灰霾的空气,享受着没有玩伴的孤独,也享受着不该这么早来的压力。

谁之过呵?

妈妈想跟刘甜甜说,没有关系,妈妈在小学四年级的时候,语文也就80多分。妈妈做不到的,也绝不要求你做到。

我们要做的,是继续努力,妈妈会跟你一起。

知道吗,有时,成功不分先后?
Jan 17
2014.01.17周五

学校用了一天时间结束了刘甜甜们的期末考试,今天,刘甜甜正式闲赋在家了。

昨天考完后刘甜甜自然是各种玩,到晚上临睡前,刘甜甜跟妈妈说:我老觉得明天还是要上课的。

按照刘甜甜自己的计划,她是准备用这几天的工夫把寒假作业做完的,因为寒假作业在考试的前一天已经发下来了。

因为赶早把寒假作业完成,剩下的就只有玩了。

只是,刘甜甜的计划要妈妈看着才能完成。

要不然,一定是计划是计划,刘甜甜是刘甜甜,他俩各自安然独立,井水不犯河水地活着。
Jan 12
2014.01.12周日

这里是荒草无边啊,好长好长时间都没来记录了。

不是没有可记录的事,是没了记录的心。

人之中年,各种无奈,各种累。

从没有觉得这么累,这么无力过。

安慰自己,我人生的压力顶峰还没有到呢,不能就这样趴着迟迟不愿站起来。

是,我趴着不愿挪动,闭着眼睛捂着耳朵像鸵鸟一样地挨日子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很不喜欢这么颓废的自己。

2014来临的时候也给自己鼓气过,跟自己说,要好好过,要每天看太阳升起,然后阳光灿烂地,坚韧地,活着。

可是,到现在,我还是脆弱到轻易就能被刘甜甜推倒。

哈,真该吐槽一下刘甜甜给我带来的压力。

……

其实,还是我自己做得不够好啊。

不能怪刘甜甜的。

知道时间不等人,不知道时间这么不等人啊。

下周刘甜甜就考试了,然后这小四上学期就结束了。

感觉,自己在刘甜甜的这一学期里很用心,复又感觉自己在刘甜甜的这一学期里很失职。

多么神经错乱的感觉啊。

这个周末哪儿也没去,就在家陪刘甜甜复习迎考来着。

照例的,一上来刘甜甜就给了我一个下马威。

是的,现在我是经常的,轻易地就被刘甜甜气疯。——超级没用中。

冷静下来,觉得即便我疯了也不是刘甜甜赢了,刘甜甜在妈妈面前再威武也不是赢了,我俩的斗争真正是人民内部矛盾,其结果也只有两败俱伤一条路啊。

我强吞下恶气,开始拐弯,另觅他径试图和刘甜甜谈判,最后取得暂时成功,过程也不是很艰难。

经过谈判后,刘甜甜心甘情愿地自作主张地列出各科复习计划然后去认真执行。——再次让我怀疑以前我对刘甜甜的教育方法有问题。

这难得的和谐让我过了一个平静的周末,累并快乐着。

虽然这种累让我明白,这两天在以后的日子里可能不能复制,但它是好的尝试。重要的是,它让我想站起来了,虽然我仍然觉得很累。

10岁的刘甜甜已经明显叛逆,这可能跟她看了太多书有关系。

质疑权威,挑战权威,她跃跃欲试。

半懂不懂的少年啊,开始觉得地球在变小,她在变大吧?

唉,曾经我是多么傲气,现在我却要选择低声下气,因为我遇到了刘甜甜。
Oct 30
2013.10.30周三

昨天放学,刘甜甜给妈妈电话:“妈妈来接我!”

妈妈:“好嘞!妈妈马上就出发啊。”

刘甜甜:“嗯,好的。你快点啊,我今天有东西要跟你交换啊。”

妈妈:“你有什么东西要跟妈妈换啊?”

不外乎得了个好成绩呗。为了神秘,妈妈还是要问一下的。

刘甜甜:“来了你就知道了。”

妈妈使坏,故意逗刘甜甜:“好吧。要换妈妈什么东西啊?要不要妈妈现在就带上啊?”

刘甜甜果然经不得问:“你不用带钱包,就你车上盒子里的钱就够了。”

妈妈车上的烟灰盒里装着交停车费找的零钱,刘甜甜每天上学的时候数一遍,放学的时候再数一遍。从家到学校的距离,刚好够刘甜甜数一遍盒子里的钱。这样,每天刘甜甜的上学放学之路都是在数钱中幸福地度过的。只是妈妈不知道,刘甜甜数钱的时候有没有把这些钱看成是她未实现的心愿。

说着话妈妈就到学校了,刘甜甜走向妈妈,脸上笑成了一朵花:“妈妈,有两件事。一件是我这次的语文考试是93分,虽然分数不高但是是我们组里唯一一个90分以上的。”

妈妈:“你们一个组多少个人啊?”

“十二三个吧?”

你们组怎么这么弱的呢?——妈妈心想。能分在弱组也是一种福利啊,妈妈今天要掏钱了。

刘甜甜继续:“还有一个事就是今天我的英语单词过关的卷子得了A+,全是对的。”

妈妈:“不错啊!”

刘甜甜终于切入正题:“妈妈,今天我可以到伊味儿去买两个糖吗?”

妈妈:“好吧。”

学校大门马路对面新开一个名字叫伊味儿的进口食品零食店,刘甜甜之前跟妈妈说过好几次,妈妈以为是卖三无产品的小店,一直没同意刘甜甜去过。刘甜甜对这个店就向往的不得了。

一进店,刘甜甜伸头仔细找她想要的糖,妈妈则看货架上的价格标签,心里想着刘甜甜不要看上太多东西,因为盒子里就10块5毛钱。

刘甜甜东找西找的,终于找到了她想到的糖。几种糖里她正在困难选择。

拿了这样又看那样的,终于咬牙决定了两个。

一个1块钱,一个2块钱,合计3块钱。

因为刘甜甜觉得,语文考得好可以换一个,英语考得不错也可以换一个。

多质朴的娃啊。
分页: 2/28 第一页 上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