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娄
Oct 30
2011-10-29周六

此博客为私人博客,记录小女成长脚印之用,涉及少量家庭趣事,一般不记录别的话题。未作过宣传,也未跟别人互做链接,不想哗众取宠,只为安静地真实地记录小女的成长。

随着小女的成长,此博客的未来走向,是继续公开,还是采用注册会员制度,或是完全隐蔽,暂时还未想好。

一年前,一直访问量很小的此博客,忽然访问量大增,其中有真正喜欢看博文的朋友,也有乱发广告的人,随着发的广告越来越多,多到删都来不及的地步后,便关闭了留言和评论的功能。于删广告的同时,把一些不是广告的,同是关心孩子成长的家长的留言和评论也误删掉了。在此,特说声抱歉。

博主经常在林克妈妈英语群里出没,那是个不错的交流小学孩子学英语的一个群,群号28918899,如果有事,可以那里找我,南京甜甜妈小2的便是。南京甜甜妈,好理解啦,小2,是代表家有小学2年级的孩子,那是那个群里的规矩,便于交流,咱得遵守,呵呵。

睡觉了,晚安!
Feb 13
2013.02.13 周四

今天,豆豆两岁啦。

12年3月25日,我从狗主人手里接过豆豆时,人家告诉我它40天大,我回家捧着日历数了两遍,最后都是定格在2月13日这个日子上。然后我宣布豆豆的生日是2月14日,理由是狗主人记错天数了。

我更愿意相信豆豆是选择2月14日这天来到这世界,和我们来一场美丽的约会的。

初来时的豆豆怯怯的,

但是掩不住它的顽皮本性啊。


有豆豆的日子虽烦恼不断,


但是,欢乐更多。




(留空,照片)留给各种快乐



豆豆的身体一直棒棒的,从未给我们找过麻烦。

13年9月起,随着刘甜甜升入四年级,我的压力陡增,来自多方面的。

13年8月份起,原来每天都来的阿姨因为家里添了孙子再不能来给我帮忙,我无力再找,便自己接了下来。

工作、全套的家务、刘甜甜的教育、豆豆的生活……家里家外,压力很大,心情很糟(现在想来,这些不该是心情很糟的理由啊,但那时心情就是糟了),直到11月底,心情糟到极致,觉得无比劳累。

豆豆便是我的减负运动中的一项。

豆豆的生活一直是我在料理,爸爸看似也帮忙,但他一直以帮忙而不是以分担的姿态在做事,对豆豆的厌烦从不加掩饰地及时跟我表达出来。我内疚我给他带来的麻烦。可我没有更多的时间和力气来管豆豆。

公司的生产基地在公司本部40公里之外,那里的门卫原来养的看门加陪伴的狗被人偷了后还打电话问“你家的狗要送人的还送不送啦?”,我回绝了。

因为有一次我去那里的时候,看到一只小狗跟在门卫后面溜达觉得很好玩,我就顺嘴跟人开玩笑:“师傅,我哪天送你一条大狗啊。”——结果,师傅当真了。

我顺嘴是因为我在豆豆不乖的时候老是吓唬它:“你不听话是吧?哪天我把你遗弃。”我还曾经开玩笑,被遗弃过的狗再回来会变得可乖呢。为此,我还想哪天把豆豆放在哪里养几天,做成遗弃再接回的样子,让豆豆早日天使。

结果,这些后来都变成了现实,除了豆豆变天使。

13年12月初,南京连续雾霾锁城,早晚遛狗由锻炼变成了吸霾。

豆豆从不在家大小便,怎么都要忍着送到外面去。于是,早晚的运动顺带送大小便变成了一出门就大小便,完事就回家。

阴冷潮湿加雾霾到不可以开门开窗的天气,家里不便天天拖地,豆豆自然也不能在家里乱走动,因为爸爸嫌家里狗毛多,豆豆除了大小便的时间,其它时间便被关在笼子里。爸爸还不能忍受家里的狗味重(不能开窗透气嘛),于是笼子便被移到了楼下的储藏室。

于是,我做方案:豆豆送加工地,那里天大地大,爱狗的门卫师傅有伴,豆豆可以自由奔跑。这边无论是我还是爸爸,都解放了。爸爸不用雾霾天遛狗,我也不用听抱怨了。

13年12月4号,我拿起手机拨通集团内部电话:“喂,马师傅,我家的狗送你你还要吗?”

那头是无比欣喜的声音:“要的要的,感谢感谢,现在狗到哪里了?”

“狗还在我家里,我就问问你还要不要的,如果要的话等哪天大车来我让大车给你带过去。”

12月5日,生产地的大车来本部,办完事到我家带狗,但是豆豆看到那几个人就发了疯地叫,那几个人害怕,暂且作罢。

没有送成,咬牙再坚持,因为那两天仍然雾霾。

12月9日,马师傅自己跑来了,带了一辆小面包车。

有了上一次的经验,这一次我把储藏室的门打开,把豆豆拉出去绕小区巡逻,马师傅趁这个时间把笼子抬上车,等我拉着豆豆回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准备好了。

我拉着豆豆绕小区走的时候,看豆豆欢乐的样子,我还想,这或许是最后一次拉豆豆在这里散步了。但想到马上到手的轻松,我都没有心酸一下。

到车子边,我对豆豆说“进笼子”。

这简单的口令平时豆豆都是立即执行的,动作利索漂亮,不加犹豫。

今天,豆豆看了看车里的笼子,又看了看我。我第二次跟豆豆说:“进笼子”。

豆豆闻了闻它的食盆,然后跳进了笼子。

我顾不得把手里的系在豆豆脖子上的绳子拿下来,直接扔进笼子后把门关上就掉头往储藏室方向走,不敢回头。

身后传来豆豆一声叫,然后再没了声音。

我把储藏室的门带上再回来的时候,看到面包车还没有走,就偷偷伸头看,一下就看到笼子里的豆豆别着耳朵缩着脑袋一付憨厚可怜的样子,当场泪奔。

我以为我不会哭,我以为我不会有力气哭,我以为我的心情就象这发霉的天气,想哭也哭不出来。

可是豆豆那样子却让我止不住地哭。

面包车走了,我坐到车里尽情地哭。

哭完平静一下心情,回公司。到公司后见人还能微笑,可是同事一句“豆豆真送走啦?”让我瞬间泪涌,再顾不得装。

这样,豆豆我亲手抱回来,又让我亲手送走了。

豆豆初到加工厂的时候我都不敢去加工厂,我怕豆豆见了我影响了它跟门卫师傅刚建立的感情。门卫师傅对豆豆的好不用怀疑,认识他的人都说他养狗像养儿子。有好东西宁愿自己不吃也要先给狗吃,不肯给狗吃剩饭剩菜,都要去食堂打新鲜的饭菜给狗吃。

一天,有人告诉我,一早她看到老马手里拎着早点就问:“老马,你买了几个小笼包子?”  ”八个。“  ”八个啊?那你吃几个,狗吃几个啊?“

老马说:”我不吃哦,全是狗吃。“——豆豆饭量大。

还有一天,有人跟我开玩笑:”老马现在天天给豆豆买烤鸭吃,老马一个月就那几个工资,你自己看着办。“

过了差不多一个月吧,我第一次去看豆豆,豆豆欢天喜地地迎接我,对我又搂又抱,亏了我备了一件长大褂的工作服,便接受了豆豆的热情拥抱。

第二次去看豆豆,是春节前,刘甜甜放寒假后。我答应刘甜甜期末考试后带她去看豆豆的。

去的那天天气还算好,周六,大家不上班的日子。

去的时候老马不在,我自己开了电动的大门然后把车开进了厂区。刘甜甜下车就把豆豆从笼子里放了出来。豆豆使劲摇着尾巴蹭刘甜甜,一反以往的一出笼子就朝对面跑(对面工厂的门卫有两只放养的狗),带着刘甜甜往它的地盘----车间跑。因为周末休息,车间的门是关着的,我跟上去把门打开,豆豆便摇着尾巴带着刘甜甜在生产区和办公区各跑一圈,那是它平时的活动路线。出了厂房,又带刘甜甜参观车间外面围墙里面的荒草地,那也是它平时巡逻的地盘。那样子,真是好玩。然后,它一头冲了出去,冲向了马路对面的工厂,在对面工厂溜达一圈又跑向更远的地方。刘甜甜去追,它看刘甜甜追它就再往前跑,还跟以前一样。后来刘甜甜一跺脚:”豆豆,我回家了。“说完往回跑,豆豆便掉头追回来了。我指着笼子对豆豆说:”进笼子。“豆豆看看我,一屁股坐地上,坐得很直,就是不肯进,我抓着它的脖子毛把它拖进了笼子。豆豆不喜欢被关在笼子里。

一会儿,老马呼吃呼吃地蹬个自行车赶回来了。说是对面门卫给他打电话,告诉他豆豆又跑出来了,把他急得不行。一看豆豆又在笼子里问是怎么回来的,我说它自己跑回来的,老马心砰砰跳,说他平时不敢放它到外面去,怕它不回来被人偷了。

然后我看到,老马买回来的烤鸭,豆豆吃肉他啃骨头。然后我知道,晚上睡觉,豆豆睡床尾他睡床头,睡觉前还一起看个电视。然后我听到,老马没事就和豆豆说话,豆豆看着老马傻笑。

老马对豆豆无限满意:”这个狗有灵气,它聪明。“指着床,”晚上它睡这头我睡那头,我们一起看电视,它个子大,有时占的地方大了我就说,豆豆,你看你都压到我的脚了,我的脚都不好伸了,然后它就让让,诶,它能听得懂。“

喜欢亲近人的豆豆,没有伴又无限喜欢狗的老马,说不清他俩谁更幸运。

他俩,谁幸运我都高兴。更何况,现在他们都幸运。

豆豆在老马那里,我真是没有什么不放心的,临走跟老马讲,不能给豆豆多吃,它能吃,要控制着点,老马心疼:它要吃就让吃,不能控制。

原先老马看豆豆那么大的个子以为豆豆好几岁了,我告诉老马豆豆才一岁多,老马说:“哦,那还小着呢,像个小孩子呢,怪不得那么厌(=调皮)”。此后,对豆豆更宽容了。

今天,豆豆两岁了。不知道老马知不知道呢?

本来我准备今天去看豆豆的,以工作的名义(嘿嘿),但是一早小雪纷飞,想到交通状况,作罢。

巧的是,明天工作上还真有事要过去,那明天我就带个小蛋糕去看豆豆。

我跟豆豆的约会还是在2月14日,得意一下。
Jan 12
2014.01.12周日

这里是荒草无边啊,好长好长时间都没来记录了。

不是没有可记录的事,是没了记录的心。

人之中年,各种无奈,各种累。

从没有觉得这么累,这么无力过。

安慰自己,我人生的压力顶峰还没有到呢,不能就这样趴着迟迟不愿站起来。

是,我趴着不愿挪动,闭着眼睛捂着耳朵像鸵鸟一样地挨日子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很不喜欢这么颓废的自己。

2014来临的时候也给自己鼓气过,跟自己说,要好好过,要每天看太阳升起,然后阳光灿烂地,坚韧地,活着。

可是,到现在,我还是脆弱到轻易就能被刘甜甜推倒。

哈,真该吐槽一下刘甜甜给我带来的压力。

……

其实,还是我自己做得不够好啊。

不能怪刘甜甜的。

知道时间不等人,不知道时间这么不等人啊。

下周刘甜甜就考试了,然后这小四上学期就结束了。

感觉,自己在刘甜甜的这一学期里很用心,复又感觉自己在刘甜甜的这一学期里很失职。

多么神经错乱的感觉啊。

这个周末哪儿也没去,就在家陪刘甜甜复习迎考来着。

照例的,一上来刘甜甜就给了我一个下马威。

是的,现在我是经常的,轻易地就被刘甜甜气疯。——超级没用中。

冷静下来,觉得即便我疯了也不是刘甜甜赢了,刘甜甜在妈妈面前再威武也不是赢了,我俩的斗争真正是人民内部矛盾,其结果也只有两败俱伤一条路啊。

我强吞下恶气,开始拐弯,另觅他径试图和刘甜甜谈判,最后取得暂时成功,过程也不是很艰难。

经过谈判后,刘甜甜心甘情愿地自作主张地列出各科复习计划然后去认真执行。——再次让我怀疑以前我对刘甜甜的教育方法有问题。

这难得的和谐让我过了一个平静的周末,累并快乐着。

虽然这种累让我明白,这两天在以后的日子里可能不能复制,但它是好的尝试。重要的是,它让我想站起来了,虽然我仍然觉得很累。

10岁的刘甜甜已经明显叛逆,这可能跟她看了太多书有关系。

质疑权威,挑战权威,她跃跃欲试。

半懂不懂的少年啊,开始觉得地球在变小,她在变大吧?

唉,曾经我是多么傲气,现在我却要选择低声下气,因为我遇到了刘甜甜。
Oct 16
2012-10-16周二

今天妈妈被人提醒,这里又是几天没来更新了。

经常自诩勤奋的妈妈,对这个提醒感到新鲜。

妈妈被人催要过很多东西,报表啊,数字啊,帐单啊,回函啊……但就是没被人催过要来网站里拔草。

好吧,过把专栏作家的瘾,权当被人催稿了。——反正也不在乎脸皮再厚一点。

准备瓜子,水果,摆好,然后打开电脑,进入网站,先翻翻前面的,哦,过国庆,然后前面就是开学,再前面是出游,再再前面是暑假……然后发现,我的记录一如我的日子,感觉飞快但尽显精华。——或风和日丽,或疾风暴雨,或草枯叶落,或樱花漫舞,多彩又分明。

言归正传,这网站是记录刘甜甜的小事的,刘甜甜长大后肯定会对她的事情感兴趣而来这里看看的,所以妈妈记录的时候不能忘记的是妈妈说话要有妈妈的样子,一如妈妈要求刘甜甜说话做事要有好孩子的样子。可今天妈妈忽然想,如果妈妈另辟个一亩三分地,可以随意温婉泼辣,可以连载,可以转播,不用担心因为出现敏感字而网站被关,那会是个什么景象?呵,有趣。可是,显然妈妈没有那份时间和精力了。

最近的日子过得规律而上道,一切都运行良好。妈妈于平静中享受着暂时的安宁,偶而想一下妈妈的文章对刘甜甜的影响。

三年级的刘甜甜,作文的数量和质量开始被老师提出要求,而刘甜甜的作文还在原始却可爱的程度。其实,妈妈是希望刘甜甜尽量保持她的原始和可爱的想法和风格的。可是,在刘甜甜越来越多地和妈妈讨论“开始,经过和结尾”,而且边说还能边列出提纲样的东西时候,在刘甜甜越来越多地询问妈妈“什么是跑题”之类的问题的时候,在刘甜甜自信地不打草稿地提起不能随意擦写的钢笔大胆在干净的作文本上挥洒的时候,妈妈想的是,写作技巧,要怎么去巧,虽然妈妈认为没有技巧的作品是最好的作品。一遇类似话题,妈妈便开始小心翼翼地打着腹稿和刘甜甜说话,用刘甜甜能听懂的话,跟她讲“开门见山”,“写景要有顺序,或由远及近,或由近及远”(刘甜甜补,也可以由上到下,或由下到上。孺子可教!),讲统领句(刘甜甜听不懂),讲不要每篇作文最后都用“啊”结尾(刘甜甜不认可,目前就喜欢这样),但对于紧扣主题开始有了概念,不再发散地想到什么写什么,开始知道素材的选择……

妈妈上学时的基本功还没忘光光,以前的记不得了,妈妈高中时的作文常常是被作为例文在班上讲解的。可是妈妈心里知道,作文有个套路在,那时的妈妈还知道,老师喜欢什么样的套路。高考时的语文高分,妈妈知道,作文没被怎么扣分。可是,高考结束后,妈妈就放弃了那个套路,觉得但凡能做到语句通顺心里还有一些活用词语的人都能写出这样的作文来,框子都差不多,很没新意。再然后,妈妈就没机会写作文了,上大学时,没了语文课。上班了,是简单的公文。然后,忽然有一天,开始折腾刘甜甜的博客,行文随意到让妈妈备加舒服,有时兼有修养心情的功效。

这样,一面妈妈让刘甜甜广泛阅读,希望刘甜甜能感受名家风采(妈妈希望刘甜甜不要去看作文选,如果哪天刘甜甜知道有这个“好东西”在,而且更贴近所需,妈妈也不会去过分反对),一面妈妈有选择地把自己不喜欢的作文框子小心地教给刘甜甜,一面妈妈在网站上肆意地挥洒自己的随意。——其实妈妈还是不敢坚持自己的想法。妈妈就不敢坚持让刘甜甜保持她的随意,而是选择配合老师把刘甜甜的思维往框子里装。悲哀!

现在的刘甜甜,会上这个网站看妈妈写的她,因为尽是她的生活,她看后即能记住,然后还会用在她的作文里。用的巧的,让她的作文显得更加有趣,使用不当的,生搬硬套到老师可能都看不懂——妈妈的幽默也要前文铺垫的。

妈妈开始去想,妈妈再写东西的时候,要不要去考虑刘甜甜会不会来看,看后会吸收什么。妈妈一直希望,那些名家书籍,给刘甜甜最多营养。

再次感叹,教育,真是一门大学问。
Jul 21
2012-07-21周六

几天前发现,刘甜甜的网站打不开了。

也不是,输入网址也能打开,只不过打开的是另外一个专做广告的网站。

几经周折,终于恢复。

再一次感叹,电子的东西,真不可靠。
分页: 1/2 第一页 1 2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