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 28
2011-11-28周一

妈妈每周给刘甜甜发零花钱,钱数便是刘甜甜的岁数,每年生日的时候涨薪。

以前的刘甜甜对此没有任何意见,因对钱也没有多少概念。

自7周岁以后,刘甜甜日益觉得自己的钱不够多,时不时地数一数,总希望妈妈再多给一点。但是,妈妈就知道按老规矩来。

刘甜甜跟妈妈谈过两回,试图把妈妈说糊涂,让妈妈按虚岁给她发零用钱。一口咬定,当初跟妈妈说好按虚岁发的,可妈妈就是不吃这一套。刘甜甜两次都没能得逞。

一个月前吧,刘甜甜看着小帐本,跟妈妈说:“我下个星期要是表现特别好的话,你就多发给我一块钱,好不好?”

妈妈一口答应。

可是,刘甜甜说过就忘了。一来,那一星期表现不是“特别”好,二来,可能都忘记跟妈妈说过这话了。妈妈便也没提这回事。

前天,刘甜甜又跟妈妈谈待遇问题,说她都7周岁半了,要求妈妈每星期给她发7.5元钱,妈妈一听,有道理,便同意了。

妈妈看着刘甜甜的帐本上,进进出出的,带角的都用小数点表示,会算带一位小数的加减法了。

就冲这一点,妈妈也同意发带角的零用钱。
Nov 28

2011-11-28周一

爸爸有两件古董:两条小学时代的红领巾,红艳艳的,干干净净;一支初二时候用收集废旧物资卖钱然后买的自动铅笔。

现在这两件古董,交给了刘甜甜。刘甜甜满不在乎地收了下来。

红领巾天天挂脖子上的,有一段时间了,尚在。

那根黑色的,微旧的,不时髦的自动铅笔,不见了。

前两天,刘甜甜还跟妈妈说:“爸爸都有以前小时候的东西给我,你一件都没有。”

第二天,刘甜甜就嘟嘟喃喃地跟妈妈说,她要用自己的零花钱买根自动铅笔还给爸爸,想让妈妈把这一星期的零花钱提前发了,因为她又攒到一百块钱并且跟妈妈换了一张红票子了,她不想动用那张红票子。

妈妈问爸爸的自动铅笔呢,刘甜甜说被同学搞坏了,后来她看反正都坏了,不能用了,就扔掉了。

妈妈如刘甜甜所愿,提前给刘甜甜发了周薪,然后带刘甜甜去超市。刘甜甜掐着手指头算帐以确保不动那张红票子,买了粉色和蓝色两支自动铅笔。粉色的刘甜甜是留给自己的,蓝色的是准备赔给爸爸的,还附配套的铅笔芯。

后来,妈妈发现两根笔都在刘甜甜的书包里。问过后知道爸爸让刘甜甜代为保管的,可刘甜甜便准备把它带到学校,那根蓝的准备送给同学。

刘甜甜还说妈妈没有小时候的东西留给她呢,她准备留下小时候的什么东西给以后呢?

Nov 28

2011-11-28周一

刘甜甜严肃地跟爸爸提出要求,在爸爸妈妈热烈讨论的间隙:“喂,爸爸,我问你个人生问题。”

爸爸一愣:“好,我们共同探讨。”

偷笑,妈妈知道这个“人生问题”。

刘甜甜清楚地发问:“为什么婴儿刚生下来要大声地哭呢?”

这个“人生问题”刘甜甜也问过妈妈,妈妈当时很忙,觉得不能三言两语地说清楚,就以不变应万变:“这个问题啊,等爸爸回来问爸爸吧。”于是,现在爸爸就正式面临这个“人生问题”了。

爸爸想了想,说:“可能因为他觉得冷了。他就哭啊哭啊,我冷啊冷啊,快给我穿衣服啊,因为他没有带衣服来。”刘甜甜哈哈笑。

爸爸说:“也可能他饿了。在妈妈肚子里没吃饱就跑出来了,他就哭我饿啊饿啊,你们赶快给我好吃的啊……”刘甜甜哈哈笑。

爸爸说:“还可能他出于呼吸的需要。在妈妈肚子里的时候,他是不呼吸的,这下生下来了,需要大口呼吸了就哇哇大哭,正好让更多氧气进入他的血液。”刘甜甜点头“嗯”。

爸爸说:“还有,他大哭还表示我是活的我是活的,上回有个婴儿生下来没哭,结果被人误认为是个死婴,被装进垃圾袋扔到了厕所里……”刘甜甜:“嗯,我在报纸上看过的。”

人有文化了,就是不一样啊。

Nov 28
2011-11-28周一

妈妈和爸爸讨论,要是妈妈换车的话换什么车好。妈妈说甲壳虫,并询问刘甜甜意见。刘甜甜的反应很激烈,坚决不同意,理由是“甲壳虫”这名字不好听,怎么能要一辆名字是虫子的车呢?

以上是发生在刘甜甜还在上幼儿园时候的事。

从那以后,隔一段时间妈妈在路上看到甲壳虫就会问一下刘甜甜:“妈妈换这个车好不好?”刘甜甜都是一概的不好。

一直到现在,刘甜甜都是横竖看不上这名字叫虫子的车。

刘甜甜看上的是volvo c30,因为它的后车的示宽灯是一排开口朝下的半圆形LED灯,看起来就象两只微笑的眼。

据说,上学路上,刘甜甜问爸爸:“妈妈说她要换车的话就换甲壳虫,你觉得甲壳虫怎样啊?”

据说,刘甜甜还向爸爸打听,有没有象大笑的笑脸的车。爸爸说那就买个大笑的笑脸贴上去,刘甜甜说那不算。

00后一代的要求,让妈妈对未来的汽车市场充满了期待。
Nov 28
2011-11-28周一

一天放学,刘甜甜用一种假丑的语气跟妈妈说:“今天我都倒霉死了。”

哦?还有让刘甜甜感到倒霉的事吗?

“今天我当了一天的语文组长。”

“哦!当语文组长啦?”

“不是的,就是临时当了一天……”

妈妈:“现在你们轮流当语文组长啦?”

“不是,是语文组长今天没来,我才当一天语文组长的。”

妈妈:“语文组长没来啊,那为什么是你当语文组长呢?是老师让你当的吗?”

“不是。”

嗯?

“语文老师让各语文组长把作业本发下去。我前排的***说我们语文组长没有来。***就是语文组长的同桌诶。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已经冲到老师那儿去了。肖老师看到我了,就说那就请刘甜甜当今天的语文组长吧。”

哦——!

刘甜甜继续:“当语文组长真倒霉,连最后一节活动课都没上。”

嗯?

“要把所有人的作业都收齐了才能出去玩的。我们组的人做作业特别慢,我只有等嘞,又不能记他们的名字。语文组长是不能记表现不好的人的名字的。”

哦——!

这最后一句话才是重点。
分页: 9/13 第一页 上页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